姓名
密碼
註冊 | 忘記密碼
首頁 | | ENG
黑夜盡處是黎明
刊登日期﹕2011年04月28日
 
作者 沉沙
出版 越鳥文化
發行 宣道出版社
出版日期 2003年6月初版


內容節錄
 
(一) 寫在前面: 霓虹背後

這並不是一條普通的街。

這裏的特色,在早上、午間都不容易察覺。

這裏的晚上,比早上午間繁榮多了。

五光十色的霓虹,映照著熱情而蒼白、疲倦的艷容。在街頭,在樓上。

晚上,人群從四方八面流進。在街上的攤檔蹓逛,在街中的暗角蹲臥,在樓上密閉的房間流連。在正正邪邪、或正或邪、亦正亦邪的地方來來去去,去去來來 ……

有些,在尋找自己的運程。有些,在尋找博奕的激情。有些,在尋找疑幻疑真的仙境。有些,在尋找溫柔,熱情而冷漠的溫柔。以金錢來換取的溫柔。

他們尋找,尋找,再尋找。一次又一次的饑渴, 一次又一次的尋找。

或許,他們要尋找的,還有「忘記」--- 片刻的忘記。忘記在五光十色、耀眼霓虹背後的黑暗、辛酸、醜陋、罪惡、羞恥和痛苦…………

 

 

這夜,阿雲對著羈留所內冰冷的牆壁,雙眼發呆,雙唇緊閉。但千言萬語,卻在腦海裡翻騰,沒法停止......

...我並沒有販毒,為什麼要把我關在這兒?而陷害我的,竟然是靠我出賣肉體來養活的弟弟和媽媽!這是什麼世界?還有沒有人性?我天天受盡「人客」的凌辱來掙錢,換來的是什麼? 由「魚蛋檔」、「光廳」到夜總會,辛辛苦苦儲了十幾萬作首期買樓,讓你們有地方住,你們竟然這樣對我!!這是什麼道理??...我今天一回到家裡,你就冤枉我打阿媽,你就一拳一拳的打我,我痛得大叫「救命」你也不肯停手!我明天就入戒毒村戒毒,今天買了大堆丸仔、白粉,預備入村前「上足電」頂癮。你打我,又報警,警察來到,本來不知道有什麼毒品,你就將我那些白粉翻出來,要警察拉我!我從十幾歲開始「蒲」,「啪」丸仔、吸白粉,墮落風塵,連最叫人噁心的「人客」和最惡的「古惑仔」都沒有令我坐監,但今天「帶挈」我到這裡來的,竟然是你--我的親細佬!還有妳,我的「媽媽」!妳從小就偏幫細佬,今天妳竟袖手旁觀,任他打我、報警拉我......阿媽,究竟你仲記唔記得你係我阿媽?究竟呢個世界仲有冇情義??......

... 這夜,阿雲對著羈留所內冰冷的牆壁,雙眼發呆,雙唇緊閉。整夜,阿雲都無法入睡。

許久許久以來,阿雲已經忘記了如何哭泣。

半夜裡,阿雲卻忽然開始啜泣起來。這是她八年來第一次哭.....

 

 

阿成每次乘搭這部升降機的時候,都忍不住會朝那指示樓數的按鈕急速地多按幾下。

他希望升降機門快些關上,不再有其他人走進來。

他最怕的是:在這裏碰上熟人,而熟人竟知道他要去的地方。

他知道自己不應該到這裏來。也不想自己到這裏來。

然而,在他裏面,有一種甚麼東西,催促著他,壓迫著他,緊緊抓住他,叫他無法熄滅走到這裏來的慾望。

有一趟,他見到「對手」是那麼年幼的時候,他忽然感到十分難過,為她難過。

然而, 難過歸難過,他還是關心自己多一點。那一次, 又一次,他還是放恣地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有天,當同事們異口同聲地讚他「好仔」、「冇不良嗜好」、「對人又好」的時候,他沒有抬起頭來看他們的眼睛。

... 「唔通我真係唔係好仔?點先可以做一個『好仔』?...」

除了變成麻木,不再讓「心」有感覺之外,羞恥,何時才會停止?

 

 

樹華昨夜剛和朋友在卡拉OK內集體毆鬥、襲警,在警署內被狠狠修理一番。他的頭、手、眼、腳都紮上繃帶,一拐一拐地在廟街上走。望著眼前這間曾相聚三個月的教會,淚水忽然湧上他的眼眶......

... 我為何要走回頭路?以前吸毒「陀衰家」,人人都避開我,但我已經信了耶穌,戒了毒,為何還那樣「唔生性」?牧師叫我返祈禱會,我說「好呀好呀」敷衍了他,轉頭卻和朋友狂歡作樂... 話就話返教會,轉個面又去嫖、去賭、去飲,橫睇掂睇點睇我都唔似個「基督徒」!唔通我仲可以做得成好人?算囉,不如就咁同牧師講聲,從此告別 ...

「Sam 叔,我以後唔返教會勒。」

「點解?」

「我實在再冇面目面對神,面對你地,你地對我咁好,但我竟仍然......」

 

 

人,可以「轉運」?

夜幕,已經低垂。

阿滿沿著這一區走著,走到廟前的榕樹頭公園,停了又來。是的,是一個多麼熟悉的地方。但今夜,一種很特別的感覺,在深深觸動著他。

他感受到一股幾乎可以觸摸得到的黑暗,正籠罩著這兒。

人到這裏來尋求安慰,尋求滿足,求問和改變命運,但他們到底找到了甚麼?

是快樂,還是痛苦?

是滿足,還是空虛?

是找著了甚麼,還是被甚麼抓住了?

他為廟街悲慟,哭泣。淚水,從他的臉頰涔涔流下。

他感受到慈愛上帝對這裏的人的悲憫之情。

他感受到太多活在黑暗中的人,他們的命運需要被改變。

如果這裏有一個地方,可以為他們遞上一杯涼水,讓他們前來安歇,傷口得到洗滌、包紮,羞恥可以除掉,生命可以重整,命運,得以改變,沉緬的不再沉緬,絕望的重拾希望,豈不甚好?

可是,這樣的夢,似乎太遙遠了吧?似乎太不切實際了吧?

這,可能嗎?
 

人,真的可以轉運?
 

阿雲、阿成、樹華的「運」可以改變嗎?...
 

而有「爛仔牧師」之稱的阿滿,自己的命運,又是如何轉變的?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