姓名
密碼
註冊 | 忘記密碼
首頁 | | ENG
為父的心
刊登日期﹕2015年12月02日
 
不少人都認識「廟街牧師」黎振滿 (Sam叔),聽過他從過去吸毒、入獄的經歷中走出來,生命改變成為服侍神的勇士,運用聖靈恩賜在廟街作權能佈道,建立教會種種的奇妙經歷。原來這一切轉化的關鍵,源於他能在父神裡,重新尋獲愛子的尊貴身份。當現今教會渴想復興,卻又充斥著無力感之時,Sam叔向這世代呼籲,必須把自己浸泡於「父愛」之中,才懂得為人父親、為人牧者,輕省地負起父神交給自己的托負。

跟一般人一樣,Sam叔年幼時對地上父親的印象,亦十分模糊。他的爸爸是做生意的,名下管理六間戲院,工作忙得常常不在家。「戲院很晚才關門,他晚上收工後,有時會去夜總會喝酒吃飯,有時會去應酬。」與爸爸之間的僅有回憶,就是在八號風球,戲院都關門了,爸爸才回家跟兒子們玩「牌九」。記憶中亦試過替爸爸搥骨、拔白頭髮,換取一毫子「人工」。

早年走上歪路,入過黑幫,吸過毒,更當過五年警察(有牌爛仔),Sam叔跟前妻剛生下第一個兒子後,就因為貪污而被捕。「上法庭時,我跟兒子說﹕『爸爸要去『行船』了,未來一、兩年你都不會見到我,不過我遲些回來時,會帶些禮物給你。』」現在回想起來,他也覺得兒子的童年很「坎坷」。「他唸一年級時已經轉了六間學校,因我坐監時,他要到祖母那兒住,總之搬來搬去。」在這樣的環境下,他跟兒子的關係豈不「完蛋」了?幸好Sam叔認識了「天上的父親」。「後來我信主,帶同兒子到西差會進修,又懇求他原諒我,承認爸爸說了謊。」

那段在差會進修五年的日子,Sam叔自己同樣從神那裡經歷到父親的愛。事緣初期他曾經跌倒,再次吸食白粉,因此神面前從新悔改,徹底地處理自己的內在生命,操練聆聽神的聲音, 天上父神以詩篇一三九篇第七至八節向他說話,不要躲避祂的靈和祂的面,叫他徹底悔改,痛哭流淚。「從這次悔改之後,我便開始過信心生活,領受馬太福音六章33節,就是先求祂的國和祂義……我要交生活費、學費,又不敢問家人借錢,亦無教會在經濟上的支持,就這樣學懂不靠任何人、任何機構,只靠天上爸爸的供應。」

「我作為祂的兒子,是很尊榮的身份。」Sam叔認為,人性都喜歡追求功能身份,例如五重職事中的使徒、先知、牧師等,是「功能性」的、有貢獻的、被教會認可的。這些職份都是好的,但人傾向尋求這些職能成功成為自己的價值,卻忽略了自己是「神的兒子」的身份。「這身份是沒有功能的、是講求關係的。」他指出,教會、社會的結構、組織,都是功能性的,令人不斷從功能上追求認可和尊榮。

然而Sam叔強調「要是我們的身份是神的兒子,我們的生命就連繫於天父的關係,自然就會將神的屬性顯明出來,結果生命所展現的感染力,就帶出職能與職效。」在約五章十九節所講耶穌都是因為看見阿爸父作甚麼,他才能作,Sam叔從主耶穌身上學到愛天父,與天父有親密的關係和溝通下,作成祂的工。

「約翰福音之中,約翰介紹神是我們天上的爸爸,所以記載了114次稱神為父。耶穌教我們祈禱說﹕『我們在天上的父』。可是我們現在的概念中,神是『上帝』,是遙遠的,不是就近的,是高高在上、有權威的君王。」Sam叔解釋,與父神復和,復還神兒女的身份是關鍵所在,以孩子的身份去領受父神的愛,追求『父子』的關係。

每年都有不少神學院來Sam叔的教會考察,許多神學生都問﹕「Sam叔,你為什麼可以做到這些事工呢?你是哪一間神學院畢業的呢?」Sam叔回答說﹕「我是『廟街神學院』的學生,還沒有畢業。」他代表父神的心腸去牧養教會和社區。三年前Sam叔因著廿多年在廟街的服侍榮獲榮譽教牧學博士學位,因為與天上父神的關係,而能夠這樣服侍,見證天父與他一起走過這些事奉的日子。


現時, Sam叔認為懂得在神裏面做兒子才懂得做父親,他不僅在神面前學做兒子,更在兒女面前學做父親。他每天都會將自己親近天父所得到的領受,透過智能手機與在海外的兒女們分享。「我作為屬靈爸爸,也要以為父的心,去餵養我的兒女、媳婦、同工們……我有甚麼需要、掙扎、困難、挑戰,也會坦白跟他們分享。」以天上爸爸的心腸用靈糧餵養家人和同工們。

Sam叔認為,作為教牧,在忙碌中,亦應該享受婚姻、家庭生活。在兒女的成長之中,Sam叔都撥出很多時間,跟他們相處,例如大兒子喜歡釣魚,便常常陪他釣魚,又陪小兒子打籃球,以為父的心透過運動激發他的鬥心 和決心,爸爸是最好的教練,訓練男孩子邁向一個成熟的男人。

對主內弟兄姊妹,Sam叔都有一份「為父的心」,視他們為屬靈子女,甚至乎曾邀請一些黑道人士來自己的家居住,透過同住的門訓計劃,他們重新被養育。他又表示,一個有「為父的心」的牧者,對教會同工,不應有操控之心。多年前有同工一心希望建立教會,即使對方年輕,Sam叔都願意全力支持和成全他們。「『為父的心』就是有生之年都委身他們成功,他們成功地拓展神的國度,就是我的滿足,在教會看見自己的屬靈孩子比爸爸成功,就會喜悅。

他亦鼓勵弟兄姊妹,要積極處理自己內心的爸爸破碎形象,以及對爸爸的憤恨、不滿。「我在教會教導弟兄姊妹作自己的父親(father yourself),以天父的愛重新肯定自己、養育自己,事實上許多肉身的父母都是情感上丶屬靈上的孤兒,沒有健康的父母帶大,缺乏父母的肯定和讚賞,弟兄姊妹可以作出觀念轉移,在屬靈層面代表天上父神去擁抱丶欣賞和肯定地上的父母,透過天父的愛重新養育自己的爸爸(father your father)。」Sam叔的父母也因此經歷関係的修補丶復和丶醫治,之後他們都歸主,認識天父的愛。

在地上與肉身爸爸的關係會直接影響與天上爸爸的關係,爸爸本來就是要擁抱子女、欣賞子女、疼愛子女,牽著孩子的手去玩•••「當這些親密關係不存在,腦海空白一片的時候,禱告我們在天上的父時,便會有很厚的牆成為天父與我們中間的鴻溝。」他指出阿爸父喜悅祂的孩子,因此我們作為祂的孩子也要學習喜悅自己、欣賞自己,以阿爸父的愛去善待自已,不但懂得做阿爸父喜悅的兒子,又因懂得以天父的愛去滋養自己(father yourself),就自然能夠去作兒女們的父親。要是連自己都不懂「作自己的父親」滋養自己,就會以地上父親對待自己的錯誤方式,來對待自己的兒女。

Sam叔帶領教會廿多年,接下來的目標正是「傳承」,以「父子同行」的心興起年輕一代。「摩西傳承約書亞、保羅傳承給提摩太、以利亞傳承給以利沙,都是師徒引伸出來的父子關係,所以以利亞被提時,以利沙喊叫﹕『我的父啊,我的父啊﹗』」